利民健康网

首页 > 健康资讯  >  东莞贪官民间传闻系列之六:亿万财富的信访局长

东莞贪官民间传闻系列之六:亿万财富的信访局长

2022-11-25 09:25:25

东莞贪官民间传闻系列内容,仅为回顾改革开放以来,曾在东莞官场上呼风唤雨过的一些人物。他们也曾怀揣理想打算努力工作,但在为官从政的道路上逐渐被腐朽堕落思想侵蚀,丧失原则蜕变成贪污腐败分子,他们不仅用手中权力满足了私欲,还带坏了官场风气,对东莞城市发展造成伤害留下隐患。至今,有人已经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有人却仍然逍遥法外享受着贪腐而来的成果……

已受到严惩者须痛改前非,逍遥法外者须早日自首(或遭群众举报)。故仅以此系列做为警醒和提醒,但愿能通过贪官的行为作为惩戒,但愿东莞所有官员(在职的及退休的)及时远离贪腐利益链条,尽快回归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宗旨,让东莞尽早恢复良好营商环境,回归可持续发展的健康轨道。

本系列从第一篇开始,每篇讲述一个贪官的故事,大致以:一、贪官百科(背景资料简介);二、宦海沉浮(官场经历);三、现状:相关官员或利益链条;四、对东莞的危害;五、警钟长鸣等五个方面来讲解,尽可能用简捷的篇幅将贪官蜕变的过程、贪腐的方式、造成的危害等内容作个介绍。

第一篇是东莞曾经的“三禁书记”刘志庚,他因为严重违纪,且受贿9817。015069万元(民间传说其家族贪腐资产高达900多亿),于2017年被宣判无期徒行。

第二篇是东莞曾经的政法委书记张某雄。他曾是东莞官场地头蛇,把控东莞官员的升降多年,被东莞市民私下比喻为“地下市委书记”。目前是平安退休状态,但是东莞民众从未忘记他曾经作下的恶事及对东莞的伤害。参照国内目前前所未有的反腐倡廉斗争活动的开展形势,这位即使“安全”退休也迟早逃脱不了被检举揭发,被正义审判的结局!

第三篇是刘志庚和张某雄的马前卒之一李某堂,刘、张二人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在东莞做下了许多恶事,李某堂则是他们的爪牙,并屡建奇功,也因此平步青云,步步高升。2015年05担任东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成员,市人大法制委员会主任委员至今。按照国内目前前所未有的反腐倡廉斗争活动的开展形势,这位还没有“安全”退休的“地下市长”也迟早逃脱不了被检举揭发,被正义审判的结局!

第四篇是东莞官场上一个颇为神秘的人物,他继承了张某雄的衣钵,拥有了和张同样的左右东莞政局力量的人,他就是传说中的东莞第二任“地下市委书记”陈某伟。此人现任广东省东莞市委常委、市委统战部部长,市政协党组副书记。陈某伟虽然低调但却极为贪婪而且手段极为隐蔽,所以他的许多传闻也只是在小圈子里流传。

第五篇是前东莞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现东莞市委统战部二级调研员、伸手从东莞许多寺庙的功德箱敛财的胡某棋。胡某棋作为一个从底层一步一步爬上来的官员,他的心思、他的手段让人真可谓是大开眼界--东莞大小40多个的宗教场所的功德箱陆续成了胡某棋的提款机,功德款成了他挥霍享乐的银两--位卑时小贪,定点寺庙、安插人员,谋篇布局;权重时巨贪,全面掌控,利益输送(找人让自己升官),坐享贪果。

第六篇(本篇)讲讲东莞市曾经的信访局长谢某文,他在任期间截访了许多有苦要诉的上访人,还通过暗箱操作,与欺负上访人的黑恶势力联手,继续欺负上访人,让欺压民众的人逍遥法外,以致东莞许多冤假错案到他那里就石沉大海;谁上访的厉害,还会遭遇非常规待遇。是他帮政府主要领导挡了很多事情,这也加剧了东莞人民对“刘式政府”(刘志庚执政的东莞年代)的失望。并且,这位信访局长贪污了巨额的财富,在任时就非常的会享受,时至今日依然沉醉在享受着贪腐成功带来的巨大幸福生活中。不知道这快乐的好日子还能持续多久?相信东莞人民很快会看到他的伏法结局。

此系列里讲述内容如有遗漏之处,敬请各位读者去东莞坊间深入了解,也许会发现更多奇幻(+惊悚)的故事

一、谢某文百科

谢某文,东莞本地人,上世纪50年代生人。可以查到的经历是:2003年前曾在东莞宏远工业区股份有限公司短暂担任过副董事长和横沥镇书记(横沥镇GDP在东莞常年居中下,排20名左右)。

2003年11月后,谢某文调到东莞农业局担任副局长一职,于2007年8月调离。2009年7月,谢某文调到东莞信访局任局长,兼任东莞市市委付秘书长,同时在东莞市茶文化促进会担任名誉会长。谢某文还从2010年3月兼任东莞市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委员。2013年9月谢某文局长“光荣”退休。

二、谢某文的宦海沉浮

2009年7月,谢某文调到东莞信访局任局长,兼任东莞市市委付秘书长。同时在东莞市茶文化促进会担任名誉会长。

有了谢某文的职务之便可利用,其弟弟谢德文则在大商场里面开了一家茶叶店。同时,谢德文还在东莞市东坑开了一家消防器材经营公司,据称,此公司和东莞前市委书记落马贪官刘志庚老婆帮人办消防证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谢某文傍了刘志庚的大腿后,忠心耿耿的服务刘,这才使得他一路升迁手握实权,这才让他拥有了丰厚的家底,才有了别墅中数百万的奇花异草为他“站岗”,供他欣赏。

据东莞知情人说,大家都在关心东莞色情业背后隐藏的“保护伞”,关心能不能够打下“老虎”的时候,绝大多数人还不知道这位东莞前市委副秘书长、市信访局局长谢某文其实就是这“保护伞”的一个爪牙。

东莞民间的说法是,他任信访局长的时候,在很大程度上,截住了上访的人,并通过暗箱操作,让上访人继续遭遇不公,让上访人控诉的那些对象继续逍遥法外。东莞的许多冤假错案都与他有关,各类上访投诉到他那里就石沉大海。谁上访的厉害,还会遭遇非常规待遇。是他帮政府主要领导挡了很多事情。

东莞市民中有传闻说“像谢某文,黄少文、梁凤鸣两口子,还有市公安局的一个副局长李灼华,还有一位开文化传播公司的傅娟等,他们都是一伙的,与刘志庚、张继雄走的非常近,关系也非同一般,说白了,就是他们的得力干将,他们官官相护,勾结沆瀣一气,捞的是纳税人的血汗钱,苦的却是东莞的老百姓。”

三、谢某文的遗留毒害

1、截住上访人,伙同恶势力欺压民众,漠视东莞“丐帮”存在

让我们把时光拨回到2014年。那一年年初,东莞掀起扫黄风暴。2014年2月9日上午,央视对东莞市部分酒店经营色情业的情况进行了报道。下午,东莞市委、市政府迅速召开会议,统一部署全市查处行动。东莞市从9日下午开始,共出动6525名警力对全市所有桑拿、沐足以及娱乐场所同时进行检查,并针对节目曝光的多处涉黄场所进行清查抓捕。

也就是在2014的风暴中,“太子辉”等传闻相继被坐实。2014年4月14日,梁耀辉正式被警方拘捕,他的罪名和人们猜测得一样--涉嫌组织卖淫罪。2017年8月14日,梁耀辉继刘志庚之后宣判,同样被判处无期徒刑。

2014年东莞在如火如荼开展扫黄运动同时,这个城市又爆出了更加让人惊悚的“东莞丐帮”事件。

2014年3月13日,香港凤凰卫视《社会能见度》栏目报道了“东莞丐帮”调查,曝光了一些犯罪团伙用各种非常手段使人致残,逼人乞讨的问题。该报道引网友热议,备受关注。

媒体曝光的“东莞丐帮”,犯罪团伙用各种手段使人致残逼人乞讨。一位曾混迹东莞丐帮的老人称,帮主为了利润,会把幼童的腿砸断,而幼童越惨帮主越赚钱。为了防止大一点的孩子报警,丐帮会给他们吃强力安眠药。这样的孩子寿命很短,随时会被扔掉。

据凤凰卫视报道,在东莞专门以乞讨谋生的约有3000余人,而在东莞城区就有1000余人。职业化乞讨人员对社会治安造成了不良影响,大部分乞讨人员表示拒绝救助。在这些职业化乞讨人员的背后,往往是残暴的犯罪集团,他们故意使小孩、老人致残,然后逼他们乞讨。

为此,3月中下旬,东莞当地警方、民政、城管部门启动联合调查,对这一报道的案例进行核实,并对逼迫乞讨问题进行排查。

3个月后,调查结果让人出乎意料。6月12日,东莞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对外通报称,该报道披露的33张视频行乞图片,29张与东莞无关,系来源于网络照片,拍摄地点均不在东莞。

针对东莞市这样的答复,网上有媒体提出质疑。

【很遗憾,时隔两月,在东莞政府的通报中,核心信息就两个:一是图片失实。29张来源于互联网,拍摄地点均不在东莞;1张图片内容查实为2006年3月22日东莞塘厦警方接投诉后到现场调查处理行乞行为;其余3张仍在进一步核查中。二是事实失真。截至6月10日,全市共有各类乞讨人员120名,专项行动中,公安部门共查处2宗个别人员利用他人乞讨的违法案件,依法对3名违法人员作出了处罚。

这样的通报,显然难以拨云见月。这是基于三个基本判断:一者,“东莞丐帮调查”是纪实手法的专题片,且不管其究竟真伪如何,真要证伪或厘清是非,绕不开其间有名有姓的那些个案。那么,地方部门调查过“卢晓燕”、“高小宁”等关键证人吗?他们讲述的事实,不啻于实名举报,司法部门顺藤摸瓜过吗?二者,媒体报道也许不够严谨,譬如引用图片等存在瑕疵,这是可以探讨的细节,但民众更为关注的,是“东莞丐帮”里的江湖规则,究竟存在还是不存在、违法现象究竟是个案还是普遍现象?这些问题,需要更直接的回答。三者,从地方部门的通报看,似乎河清海晏万事太平,但既然如此,不得不说,媒体的“东莞丐帮调查”就构成严重失实及侵权行为,这对地方美誉度及公信力杀伤很大,那么,视名声如羽毛的地方部门,为何不直接指认媒体混淆视听、为何不诉诸程序寻求声誉恢复呢?

若是时光倒转三五年,地方部门自查色情场所,恐怕也是“一则传说”,但在2014的风暴中,“太子辉”等传闻相继被坐实;有过这样的经历,再看丐帮事件的通报,似乎更是悬疑重重。“丐帮悬疑”不是非要看图说话,回应好“丐帮调查”里的实名举报,也许比研究失实图片更有意义。】

这么耸人听闻的事情,居然能在东莞市存在十多年之久,期间肯定有人举报,也会有人信访,而东莞市信访局谢某文局长大人竟然充当了拦截信访人员的墙,成了降低负面影响力,替领导分忧解难的“好”干部!

一个改革开放后背负盛名的城市,居然还有这许多阴暗离奇的社会现象,真是让国人匪夷所思,更加让人怀疑这个城市到底是如何出现了这些现象?政府职能还在正常运转吗?为什么没有在这些负面现象还不具有那么大破坏力的时候就及时制止呢?恐怕这些疑问,只能由那些被判入狱(或逍遥法外)的一些官员能够回答了。

2、退休前后都过着亿万富豪般的生活,钱财是从哪里来的?

东莞作为一个地级市,虽然只有2460多平方公里的面积,历史上也曾是一个农业大县,最多时高达90多万亩的良田,改革开放前整个东莞人口不到100万。改革开放40年来,东莞乘着改革开放春风,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实现了从一个传统农业大县到“广东四小虎”和“世界工厂”的发展奇迹。

从谢某文的为官经历看,他从2003年11月到2007年8月任东莞农业局副局长,这个阶段他就已经完成了财富的“原始积累”,至于后来调任信访局局长后,更是将自己岗位和捞钱的管道打通,通过不可告人的手段攫取了更大的财富。

谢某文局长为官“道行”高深,而且颇会享受,从他任职东莞信访局局长的时候(2009年7月),他就每天早晨到五星级酒店喝早茶,酒店会给他预留专门的房间。

谢某文局长在东莞市中心的东城庆峰花园翠湖路12号有一幢占地近1000平米的豪华别墅,2006年入住--还是农业局副局长,还没有当上信访局长就有财力购置豪华别墅,钱从哪里来的呢?这个别墅的价值,我们可以在百度输入:东莞市东城庆峰花园翠湖路,有链接显示该小区价格约3万元每平米,别墅价格更高一些。谢局长这栋豪宅估值就近3000万元!

东莞贪官民间传闻系列之六:亿万财富的信访局长

这么豪华的大宅,凭谢局长当公务员的工资,恐怕自己掏钱购买会比较费力吧?

同时,在此豪宅的一层和二层还有100多平米的违法建筑,东莞市城市综合执法局也一直置若罔闻。

谢某文局长不仅有豪宅,还有豪车。谢某文局长2008年就自己驾驶一辆黑色凌志350越野车,车价已近100万,他老婆09年就开上了凌志250轿车,价值40万左右,这些钱从哪里来?别说是靠公务员的工资积累的。

谢某文局长别墅中还有许多的奇花异草。在花园里有一颗6米高,树龄约千年的罗汉松其直径30厘米,据说是从台湾偷运进来,当年市值就超过百万;还有一颗5-6米高,直径30厘米的桂花树,价值也是几十万元。院子里还有一颗龙血树,直径50多公分,高6米多,树龄也超过1000年,这可是国家二级保护植物,他从哪里弄来的,这个树价值多少不太好判定,问题是他从哪里搞来的树?搞树的钱从哪里搞来的?

谢某文局长不仅喜欢养花花草草,更喜欢养那里有美好寓意能给他招财的锦鲤和金钱龟。谢局长别墅的鱼池里养了几十条锦鲤,每条都超过50厘米长,这么长的锦鲤每条价值都超10万元。另外,据知情人透露,谢局长别墅的地下室还饲养了100多只金钱龟,这些金钱龟每只2~3斤重,每斤的市价就高达5万元左右。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富人的三大件也在悄悄变化,不再是别墅、名车和小三。“北京富人的标准变了,除了别墅和名车之外,还必须有船或者私人飞机。”而广东的富人似乎更有品味,他们喜爱的新五大件是:别墅、金钱龟、罗汉松、锦鲤、桂花树。有这五大件,玩物又不失志,才算是真正又富又贵的人。听说这个标准最初就是从东莞传出来的,然后在广东的富人圈中流行起来。

深圳有几家经营汤品的高档酒店,每个月要采购100多只3斤重的金钱龟,每煲金钱龟汤卖十多万元,吃客需要预定才能吃到,而能提供这项服务内容的酒店往往生意兴隆。一些高级的商务或私人宴请,只要向被邀请的嘉宾“暗示”有正宗金钱龟汤喝,对方不管有多忙,事情有多难办,常规都会准时赴约。

据说,在刘志庚在任东莞市委书记的时候,每逢有人想请他吃饭,都要准备一煲金钱龟汤才够胆请,或者说有这样的大投入才有可能请到刘志庚书记大驾光临。

而谢某文局长却是以一个信访局长的身份就轻松拥有了高档别墅、金钱龟、罗汉松、锦鲤、桂花树这五大件,至于“是他自己买的吗?还是别人贿赂赠送的?这些钱从哪里来的?”“谢局长养了这么多金钱龟,龟苗从哪里来?养金钱龟是为了求财?还是特意准备好孝敬什麽人的?还是有其他目的?”,这一切不得而知。而要想回答这些其实也不难,只要有关部门展开调查,去问一问谢某文局长,一切都会大白于天下的。

当然,从谢局长的豪宅、豪车到别墅里的奇花异草,这些是能看到的财富,也许还有一些没有公开的财产,隐秘的财富,到底总数是多少,也许还是只有有关部门去调查后才能知道。

从谢某文局长攫取的这些巨额财富可以断定,谢局长在任时,没有用心工作,而是不遗余力的捞钱。他没有及时反映东莞人民的疾苦,而是积极努力的做了一个“承上启下”--奉承上面的领导用以捞财,启发(甚至打压)下面的民众不要举报。一直混到自己平稳退休,依然可以悠然自得的过着豪奢的、貌似亿万富翁的高品质生活。

--问题是,这种贪官,有关部门什么时候才能去查一查呢?

四、相关官员和利益链条

2009年7月,谢某文调到东莞信访局任局长,兼任东莞市市委付秘书长。同时在东莞市茶文化促进会担任名誉会长。

有了谢某文的职务之便可利用,其弟弟谢德文则在大商场里面开了一家茶叶店。同时,谢德文还在东莞市东坑开了一家消防器材经营公司,据称,此公司和东莞前市委书记刘志庚老婆帮人办消防证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谢某文傍了刘志庚大腿,忠心耿耿的服务刘,这才使得他一路升迁手握实权,这才让他拥有了丰厚的家底,才有了别墅中数百万的奇花异草为他“站岗”,供他欣赏。

据东莞知情人说,大家都在关心东莞色情业背后隐藏的 “保护伞”,关心能不能够打下“老虎”的时候,绝大多数人还不知道这位东莞前市委副秘书长、市信访局局长谢某文其实就是这“保护伞”的一个爪牙。

众所周知的是,东莞色情业最大的保护伞有二,其一是东莞曾经的“三禁书记”落马贪官刘志庚:其二是安全退休的政法委书记,东莞首任“地下市委书记”张某雄。而谢某文这个重要爪牙在东莞色情业的利益大饼中捞到了多少,恐怕也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五、警钟长鸣

东莞从成立地级市开始,前三任市委书记欧阳德、李近维和佟星在任时的口碑都很好,整个官场气氛还算和谐,虽然也有享乐贪腐的官员,但整体没有让民众感觉太过分,至少吃相不是太嚣张太难看。

然而,自从2004年那位“三禁书记”落马贪官刘志庚到了东莞以后,因为他的不检点,首选没有管好自己家族及利益集团贪腐行为,导致东莞许多官员是有样学样,整个官场气氛越来越污浊,进而导致东莞的经济发展氛围,东莞的民企生存状态、营商环境越来越差。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从刘志庚落前后看,与他在工作上交集密切的市委秘书长及副秘书长被查处的官员是个重灾区,几乎没有独善其身的。

2012年9月13日,东莞市委原副秘书长、石碣镇原党委书记刘始团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后判决刘始团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没收财产150万元。同时,依法追缴被告人刘始团的受贿赃款525。67万元。

2012年10月8日,广东省纪委对中共东莞市委委员、原副秘书长吴湛辉严重违纪问题进行立案检查。指控显示,吴湛辉涉嫌受贿人民币4970万元,另有高达港币9200万元、人民币3000万元的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共计约1。7亿元的涉案数额。

另外,中纪委网站2020年9月27日通报:广东省东莞市委原副秘书长吴湛辉向境外亲属转移资产的行为则更加疯狂。在他将怀孕待产的妻子移居香港后,“没有了后顾之忧”,便开始大肆收受贿赂,通过地下钱庄疯狂洗钱,至案发前,共向境外转移资产9200万元港币,用于购买商品房供妻子女儿居住等。

2018年7月19日,广东省东莞市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何嘉琪在退休一年多后被停职调查。何嘉琪曾任东莞市人事局局长、大岭山镇党委书记等职,2001年9月起任东莞市委常委兼市委秘书长,2012年1月任东莞市政协党组副书记、副主席,2017年2月退休。刘志庚执政东莞时,何嘉琪当了他五年多的“大秘”。

2019年11月15日,据广东省纪委监委消息:广东省东莞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原书记、松山湖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党工委书记黄少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广东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刘志庚担任市长、市委书记期间,黄少文担任过东莞市委组织部副部长、东莞市东城街道党委书记。

……等,后面应该还有与刘志庚有交集的贪官被查处。

这些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刘志庚。他们,要么是作为“秘书长”“副秘书长”围着刘转,要么是下属单位的局长,执行刘的各种命令,要么是下面乡镇镇长、镇书记,同样为刘志庚鞍前马后效力。当然,围着刘志庚这样“讲情谊”的领导转,为他效力总是会有好处的。所以,他们在刘志庚的“言传身教”下,逐渐成为腐败分子一点也不足为奇。典型的“上梁不正下梁歪,中梁不正倒下来”。

东莞曾经的大贪官刘志庚被判了无期徒刑,受到法律的制裁。然而,之前和他沆瀣一气的贪官们仍然没有完全肃清,东莞的营商环境还没有恢复到正常轨道上来。

谢局长虽已“安全”退休,但仍然享受着亿万富翁的豪奢生活。从刚刚结束的中国共产党二十大会议中,我们可以看到“党中央始终强调,中央八项规定不是管五年十年的,而是长期有效的铁规矩、硬杠杠。”党中央对于各级干部廉政勤政审查会更加严格,对于曾经过往的贪污腐败行为会继续追查,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身处高位,不为人民群众谋福利,却只顾贪污享乐打压民企的贪官。

东莞这座特殊的城市,也必须按照党中央会议精神将整治贪腐进行的更加彻底,才能让更多的民营企业正常经营,才能让天更蓝水更绿,才能让老百姓过上安居乐业的好日子。

    分享:

    微信